投稿

文學

首頁  >  文學

淺嘗輒止的喜歡——品讀《傾城之戀》裏的百轉千回

作者:羅琦  編輯:夏婕茜  來源:湖北大學報   發佈時間:2020/10/26

每每讀張愛玲的作品,我彷彿都能看到書裏描繪的那些高傲的、魅惑的、柔弱的、固執的女子穿着旗袍,優雅地朝我走來。她們朝我走來,上演着一幕幕老上海俗世裏的傳奇,可大抵這些傳奇都只留在了紙上,而她們的愛情卻都在悲劇中隕了命。

張愛玲落筆在《傳奇》中盡是悲情之色,她給了風情萬種的女子一片荒原,卻從未留給她們一個春天,所以她們避免不了凋零的結局。雖然她冷眼、嘲諷、冷漠,但內心終究是有了不忍的,在最後她為《傳奇》留下了《傾城之戀》這一圓滿的結局。有人説在《傾城之戀》這一看似圓滿的結局之下,反而隱藏的是一場更濃烈的悲劇,可對於流蘇和柳原二人來説,這樣的妥協,便是留給他們最好的結局了。

書中講述了兩個人不同的身世,一個是沒落豪門中歷經過一次失敗婚姻的倔強小姐,一個是大宅門醜聞外衣下的放蕩浪子。兩種截然不同的身世相遇在一起,卻都攜帶了一樣濃烈的悲哀。相遇之後,他們便急切地期盼從對方身上得到救贖,流蘇想要逃離白家這一座困住她多年的冰冷的囚牢,而問範柳原想從流蘇身上得到點什麼?那大抵是一點慰藉吧。前半生中,柳原因為自己的身世而備受磨難,為了報復生活帶給自己的疼痛,所以他放浪形骸,跅弛不羈。兩人帶着自己的目的一步步去接近對方,他們都明白對方的意圖。流蘇一直都知道他範柳原的温柔是對着所有女人的,不是單單白流蘇一份。而範柳原在去往香港的船上也曾對流蘇説過———“我早知道了,可是明擺着的是事實,我就是不肯相信。流蘇,你不愛我。”在這一段莫名的感情之中,他像對所有女人一樣,對着流蘇也只是在“談戀愛”,而不是“戀愛”。都是少了真心的,相互算計着,總害怕多向前走一步就背叛了當初的自己。流蘇不可以,因為她説過她和一般的姨太太不同,她能管住自己,不至於像她們一樣淪落。柳原也不可以,因為他始終用自己脱口而出的“我愛你”試探着,卻從不説一句“我娶你”。流蘇想要的是一紙婚約,把兩個人捆綁在一起,就有了《詩經》裏面所説的“死生契闊,與子成説,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説到底,他們都是無從把握自己的人,只能把最後一點希望畏畏縮縮地寄託在別人的身上。張愛玲在文中寫下這樣一句話———“你如果認識從前的我,也許你會原諒現在的我。”她藉着流蘇的口吻寫下的無奈,倒有了一絲乞求和落寞的意味。想想張愛玲熱烈又孤悽的一生,她這樣的無奈讓人悲從中來,不可自拔。後流蘇和柳原第二次去香港的時候,便應了第一次柳原在船上所説的話,他説:“有一天,我們的文明整個的毀掉了,什麼都完了———燒完了、炸完了、坍完了,也許還剩下這堵牆。流蘇,如果我們那時候在這牆根下遇見了……流蘇,也許你會對我有一點真心,也許我會對你有一點真心。”聽過了柳原那麼多的情話,這句話裏少了反叛,多了温情,可見他對於流蘇也不單單是利用,只是他不知道,他們是朝着“戀愛”這條路走下去了。第二次去香港,正遇見香港的陷落,在戰火之中,柳原終究是沒有拋棄流蘇獨自逃走。也正是在那城牆角根下的彼此慰藉的躲着戰火的瞬間,僅僅是那一剎那,他們就徹底地諒解,也是這一刻的諒解,他們的故事便可以再持續個十年八年。張愛玲説:“香港的陷落成全了她。”是的,在這一場戰火之中,流蘇成功地與柳原結成了夫妻,圓了“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情話。可是在這戰火紛飛的鎏金世界裏,這樣的成全其實是各自的妥協。流蘇只要柳原心裏給她留下一個地位就好,而柳原呢,也多了幾分真心。這個時代,終究還是容下了這一對平凡而悲哀的夫妻。

無從責怪他們這樣的愛情何時讓悲哀生了根,發了芽。俗世裏的荒誕就像懸崖邊的野草,遇上一點滋味就瘋長了起來,他們既逃不脱這樣的荒誕,便只剩下落拓。落拓裏是兩人淺嘗輒止的喜歡,不敢多一點,也不願少一點。

(作者系2018級漢語言文學專業學生)

相關文章: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

新聞排行

圖片新聞

版權所有©湖北大學 2016 湖北大學黨委宣傳部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友誼大道368號
郵政編碼:430062  鄂ICP備05003305    圖標鄂公網安備 42010602000204號

 


  • 微信

  •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