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文學

首頁  >  文學

飛行吧,少年

作者:肖梓彤  編輯:夏婕茜  來源:湖北大學報   發佈時間:2020/10/26

陳奧盯着窗外覓食的麻雀,這小傢伙來來回回跳個不停,讓他有些煩躁頭暈。他緩過神來,環顧教室裏認真聽講的學生,彷彿只有他與這個課堂格格不入。下課鈴響了,同學們三三兩兩結伴去廁所或超市,外面變得嘈雜。陳奧沒有起身,他不時地看看窗外,或低頭瞟一眼手錶。此刻他只想睡去,彷彿只有在夢中他才不會胡思亂想。

時鐘滴滴答答,過了好久。同學們陸續回來坐好,外界重新安靜下來。就在上課鈴響的那一瞬間,好兄弟王康跑進教室,他朝着陳奧露出驚喜地笑容,並指着走廊的公告牌,用嘴型告訴他:你過啦。在那一刻,陳奧覺得自己離當飛行員的夢想不遠了。1陳奧依然深刻地記得,自己第一次看見戰鬥機時那種心馳神往的感覺。

那是在國慶閲兵之時,當時老師給他們佈置了一項作業:認真觀看閲兵儀式並寫下自己的感受。陳奧是十分不情願地搬着板凳坐在電視機前的,那時在他看來這不如電腦遊戲吸引他。但當他看見飛機排成“人”字形從天空呼嘯而過時,他感到了一種深深的震撼。他目不轉睛盯着屏幕,想要將飛機看個仔細,但是他只能瞧見那一架架飛機閃電般一剎那飛過。這種直擊心靈的刺激讓他久久無法平靜。

於是,他又去網絡上查找了許多關於殲擊機的資料,看着它們雄鷹般的外形,陳奧如痴如醉,他想象着自己有一天也能和那些颯爽英姿的飛行員一樣在天空中翱翔,那真是酷極了。這顆理想的種子從此在他心中埋下,他不再是那個懵懂迷茫的小男孩,他有了自己的夢想。

在一個晚飯時期,他十分自豪地將自己的夢想告訴了爸爸媽媽,他想迫切地得到讚揚。但他們在對此表示鼓勵的同時也告訴陳奧一定要堅持,併為之付出行動。這讓陳奧有些氣惱,難道在爸媽眼中他就是這樣一個半途而廢的人嗎?

不久後他就明白了爸媽的話是有道理的。他在網絡上看到了招飛的要求,他覺得用“嚴苛”二字形容是不為過的。當一名飛行員不僅僅需要健康的體魄,更要有良好的心理素質和優異的文化成績。他看到招飛對視力有極高的要求時,他感到了一種深深的絕望。自己平時最大的愛好便是打遊戲,這對視力的損害太大了,想要保護好視力真不是一件容易事。

為此他進行了一段複雜的心理鬥爭,最後在媽媽的建議下,他給自己制定了一張計劃表,表上標明固定的跑步鍛鍊時間,並規定了每週的上網時長。最後他將計劃表貼在牀頭,以表決心。

直到現在,這張計劃表還完完整整地貼在那裏。有時他躺在牀上,靜靜地看着這張泛黃且被塗畫過多次的表,他感覺自己好像在望着繁星點點的夜空,每一顆發光的星星裏都包含一段或甜或苦的回憶。

陳奧會想起在寒風凜凜的冬天,他穿着厚厚的棉服,在公園裏奔跑。其實在一小時前他剛經歷了一場激烈的心理鬥爭。他多麼想在暖和的被窩裏多待一會兒,設定的五個鬧鐘被他一一關掉,最終他還是爬了起來。這樣普通的早晨在他看來是如此熟悉,每天都上演着相同的一幕,一天一年,走過了才發覺堅持的不易。

他也不曾忘記家裏的網線拔了又接,接了又拔,如此反反覆覆無數次。對他來説,遊戲是癮,很難戒掉。但是當他就要沉迷其中時,他又會想起那個遙不可及卻如此誘人的夢想,想起自己曾發過的誓。於是他又果斷將遊戲拖進回收站,合上電腦。他想起自己該眺望一下遠方,或者做一次眼保健操,來恢復一下視力。

他會不時地翻看一下自己收藏的書籍,他發現整個書櫃被航空類的雜誌和報刊填滿了。他的書桌上擺放着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飛機模型,令人眼花繚亂。他的日記本中珍藏着幾年前去看航模展覽的門票,這是生日時媽媽送給他的禮物,為此他激動了好幾天。看完展覽後他寫了一篇感悟,其中一些話語他現在讀來仍覺得感慨萬分。他寫道:“看到各式各樣飛機模型,我有一種久違的熟悉感,我覺得自己生來是屬於藍天的。”2陳奧幾乎是毫不猶豫地去報名飛行員的招生考試的。班主任李老師曾語重心長地對他説:“陳奧,你一定要考慮好。以你的成績過省重點是沒有問題的,當飛行員這一條路是漫長且艱辛的,未來會怎樣我們都無法預測。”陳奧信誓旦旦向李老師保證:“沒有問題,老師請您相信我。”

他填寫報名表,去參加了初試,這幾天便是出結果的時候。當王康向他轉告這一好消息的時候,驚喜的感覺衝擊着他的每一個細胞,他的身體忍不住微微顫動,他彷彿已經看到自己整裝待發的風采了。

幸福已經包圍了他好多天,但興奮過後,他知道自己該為複試作準備了。

於是,他為自己制定了更加嚴格的計劃。早上六點到晚上十一點間均是學習和鍛鍊的時間。他明白文化成績想要保持在重點線以上並不簡單,讓他頭疼的英語更是不能拖後腿。想想自己慘不忍睹的英語成績,陳奧不禁搖了搖頭。英語課上打瞌睡或者刷理綜題已成了他的常態。為此,英語周老師還給他一個特殊待遇:站着聽課。但這並沒有什麼用,一到上課時他便魂不守舍,心已經飛向藍天了。要想提高英語成績,他明白不得不對自己狠一點。於是他堅持着每天記單詞,做聽力和閲讀,還有學習語法知識。

這並不是一個人的賽跑,陳奧一家人都在積極地配合着。媽媽專門研究了一項食譜,每天做各種有營養的菜為他補充能量。陳奧也放棄了自己最愛的燒烤和火鍋,朋友們聚會時他也只是吃一點清淡的食物。此外,球迷爸爸不再半夜在客廳裏一邊看球一邊侃侃而談。家裏人雖然沒有明説這是為了陳奧,但是他能感覺到他們的良苦用心。正是這樣,陳奧更是有一種肩負重擔的壓力,他覺得不能辜負那些愛自己的人。

在這樣的氛圍中,陳奧度過了人生中第十八個新年。除夕之時他許下願望:希望自己的十八歲是不平凡的。

初春到來,天氣漸漸暖和起來,鳥兒也紛紛出來覓食了。這意味着對陳奧至關重要的複試來臨了。複試的考場設在省城,陳奧臨行前,他的好哥們王康組織同學們為他開了一場派對,為他加油打氣。他明白同學們對自己的期待,他覺得自己的壓力又大了一分。

體檢項目大大小小有一百多項,分幾天依次完成。陳奧對自己的身體素質還是很有信心的,每一年運動會的田徑項目中他總會拔得頭籌,跳高跳遠的成績也是名列前茅。他瘦瘦高高的外形在人羣中很養眼,因此也收穫了一批粉絲。每次比賽時,班級的女生們總會爭先給他送水、拿衣服,這讓男生們嫉妒不已,連王康都會憤憤不平地説,同是為班級爭光,咋差別這麼大呢。

複審很嚴格,尤其是第二天測試平衡性的時候。他們被要求輪流坐在轉椅上,轉椅不停轉動,他們也要隨着提示音而擺頭。許多同學還未測試完便感到眩暈甚至嘔吐,而陳奧來之前便做好了充足的準備,他知道這一項目的要求,於是他在家多次模擬過,這一次不出意料他順利通過了。

問題在第三天的時候出現了。外科檢查陳奧本來也是信心滿滿的,然而這一次醫生髮現了他膝蓋上一小塊傷疤。這是陳奧過年時在雪地裏瘋跑摔倒而留下的。當時他用碘酒消了毒,然後就沒有太在意,然而火眼金睛的醫生卻發現了問題。他當時便感覺不太妙,解釋説這傷口是不久前留下的,還未完全癒合,一段時間後便不會有任何痕跡的。醫生仔細觀察了一下,對陳奧的話將信將疑。他與其他幾位醫生商量了一會兒,對陳奧説:“做一名飛行員是十分不容易的。你任何一點小傷口,在空中都可能會因為壓力而裂開。我們要對每一位參加測試的同學負責,不能有絲毫馬虎,所以我們不能給你通過。”陳奧幾乎是用祈求的目光看着醫生,希望能博得他們的同情。但最終,他還是失去了通過的資格。3陳奧只想趕快逃離測試的那一棟樓,這交織着緊張、歡喜和悲傷的氣氛讓他喘不過氣來,他覺得有一種在水中的窒息感。他跌跌撞撞一路奔跑到室外,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止不住往外掉。外面是喧囂一片,車水馬龍,人來人往。無助的感覺將他緊緊包圍,他不再剋制,而是坐在地上大聲哭泣起來。這麼多天壓抑着他的東西彷彿都隨着眼淚釋放出來。

不知過了多久,天色漸漸暗了下來,身旁的路燈忽地亮起。陳奧漸漸平復了心情,他抹了抹眼淚,扶着杆子緩緩站了起來。眼眶的淚水讓他的視線變得模糊,他依稀看見遠處高樓亮起的絢爛的霓虹燈,五顏六色那麼刺眼。來往的車輛依舊那麼多,一輛,一輛,沒有任何區別。下班後的人們行色匆匆,他們可能怕趕不上地鐵而不能回家給孩子做飯,可能急着回到家裏繼續未完成的工作,或者趕着去赴朋友的約。總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事和壓力。

這樣想着,陳奧感覺好受多了。誰的生命裏沒有挫折呢,沒有人是一帆風順的。這些奔忙的人們有的可能剛剛還經歷了一場失敗,但他們也沒有停下前進的腳步。陳奧覺得自己太脆弱了,從小到大,他一直生活在温室中。家人、老師和朋友的幫助和支持讓他覺得自己是無所不能的。優秀是他的代名詞,驕傲成為他的一種習慣。所以,當他冷靜下來思考之時,他覺得自己作為一名準成年人,必須有應對失敗、挫折的能力了,盡力而為便不會有遺憾。

回去後面對家人和朋友的安慰,他感到温暖和感動。有這麼多愛自己的人,自己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很快他便調整心態,回學校繼續上課。

李老師在課餘時間將他叫去辦公室,與他討論接下來的計劃。其實陳奧這幾天在家認真想過了,當不了空軍飛行員很可惜,但並不意味着他將與心愛的飛機分離。自己不能一條道走到黑,適時調整方向還是很有必要的。於是他決定專心複習文化課,以後報考航空航天專業,學習飛機的設計與製造。他還專門在網絡上查閲了資料,A市航空航天大學歷年的分數線與自己水平相近,自己如果努力一下,還是很有希望的。

李老師讚歎陳奧這麼快便調整好了自己,並有了新的目標。陳奧笑着説:“路漫漫其修遠兮,還有好幾個月呢,我也不能一直頹廢下去。”

李老師提醒陳奧:“其實你還有一次機會呀,接下來還有民航的招考,你不妨試試,這個要求沒那麼高呢。”

“不用了老師,我想過了,其實我更想當一名空軍飛行員,將來投身於國防事業中去。既然沒有機會,我希望以後能研究戰鬥機的製造和設計。”陳奧語氣是平靜的,但是充滿堅定。

接下來的複習生活相對是輕鬆的,陳奧按着自己的計劃一步一步地進行着。儘管有時候他會夢見自己駕着飛機在藍天上飛翔,醒來時他也會有一點點小的失落,但這並不影響以後的生活,他堅信自己的選擇沒有錯。

高考如約而至,那天早晨他如往常一樣早起讀英語,媽媽準備的早餐依然是自己最愛的麪包、雞蛋和一杯牛奶。他拒絕了爸媽接送的請求,他覺得這是一場屬於自己的比賽,應該由自己獨立完成。

他收拾好東西,背起書包,下樓,十分鐘到達學校。唯一不同的是,這一天路邊少了喇叭傳出的叫賣聲,多了些家長陪伴孩子時鼓勵的話語。他感到很温暖,大家都在為考生服務着。

這一天老師也是格外的温柔,陳奧發現平時不苟言笑的物理老師罕見地露出親切的笑容。還有數學老師,她身着一件紅色旗袍,站在學生中間十分顯眼,女生們圍着她誇讚着。這樣和諧的氛圍讓陳奧原本有些緊張的情緒一掃而空。平時不太熟悉的同學在這時也會互相説幾句類似於“加油”“別緊張”的話,大家其樂融融。真好,陳奧想。

考試這兩天匆匆而過,當考完英語的鈴聲響起時,陳奧長舒一口氣,感到久違的輕鬆。他滿懷信心地走出考場,身旁充滿歡聲笑語,他的步伐也不覺地輕快了許多。抬頭望望天空,看着那一望無際的藍,他覺得無比開闊。高中生活告一段落,以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呢。哪怕前方充滿荊棘坎坷,陳奧相信,只要朝着目標不懈努力,自己終有一天會飛到夢想的藍天。

(作者系2019級新聞傳播學專業學生)

相關文章: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

最新導讀

新聞排行

圖片新聞

版權所有©湖北大學 2016 湖北大學黨委宣傳部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友誼大道368號
郵政編碼:430062  鄂ICP備05003305    圖標鄂公網安備 42010602000204號

 


  • 微信

  • 微博